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兴彩票 > 概念依赖 >

酒精依赖症发病率上升 成青岛第二大精神疾病

发布时间:2019-06-27 17:1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无酒不成宴,春节餐桌总少不了酒的身影,不少人虽然知道喝酒多了伤身,却不知道喝酒成瘾其实是一种心理疾病。记者从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获悉,酒精依赖早已成为岛城市民第二大精神疾病,发病率仅次于抑郁症,达到了4.67%,春节假期里酒精依赖症状更是集中爆发。虽然众多患者都有戒酒意愿,可对酒精的强烈依赖常常使戒酒半途而废,即使到医院接受强制戒酒治疗,出院后复饮酒的概率也很高,浓厚酒文化也是造成戒酒难的一大原因。

  春节假期刚过,市精神卫生中心六病房主任席巧真就忙了起来,每天都能接到十几个关于戒酒治疗的咨询电话,还要经常给一身酒气的酒精依赖患者看病,她感到节后酒精依赖症患者比节前明显增多。

  2月3日下午,记者在席巧真的诊室采访时,一位醉醺醺的中年男子在哥哥和父亲搀扶下,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这位穿着红衣服的男子一进屋,席巧真就能闻到刺鼻的酒气,该男子双眼通红、脸色发青、手抖得很厉害。“怎么刚喝完?还没醒酒吗?”席巧真上来就问道。“大夫,我没喝,酒是昨天喝的。”男子辩解道,说话也是含含糊糊。

  一旁的老父解释说,他儿子2日中午和晚上连着喝白酒,喝了两斤多高度白酒,喝完就开始砸家里东西,还和儿媳妇吵架。“儿媳妇实在受不了,就给我打电话,我过去一看,家都快掀翻了。”这位父亲说,他儿子今年40岁,已经有15年酒龄,天天都要喝酒,每饮必醉,喝完酒还耍酒疯。

  记者了解到,这位家住李沧区的男子,春节前就曾到医院接受过一个月的戒酒治疗,家里人原本以为今年能过个清静年,但出院不到半个月,男子又酒瘾发作,喝得比以前还厉害。

  搜狐一项调查报告显示,春节期间在酒友数量上全国最喜欢喝酒的省市前十位分别是:北京、山东、河北、辽宁、江苏、河南、山西、安徽、上海与天津,山东位居第二。据介绍,每年春节假期都是酒精依赖患者的一道关,这些患者要么从偶尔喝酒喝到酒精依赖,要么从轻度依赖喝成重度依赖,要么就是已经戒酒又重新复饮。

  当男子上厕所时,他父亲还央求医生不要告诉儿子要住院,“他上次住院戒酒就难受得要命,我们这次带他来只能哄骗说是看病,一听住院他就不来了。”当席巧真问完诊后 ,男子就吵闹着要回家,席巧真就让他先去做个身体全面检查,然后私下给门诊护士说先安排住院。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很多酒精依赖患者根本不认为喝酒成瘾是病,一听是‘精神病’更急眼,不少人都是看到一半就偷偷跑了。”席巧真告诉记者 ,当天上午还有位酒精依赖患者过来看病,听说要住院,就在体检时趁家属没注意,从医院跑了,医院和家属对于这种情况都感到无奈。

  据了解,酒精依赖症慢性酒精中毒是长期过量饮酒引起的中枢神经系统严重中毒,表现为对酒的渴求和经常需要饮酒的强迫性体验。酒精依赖症患者对酒的需要,就像对药物的需要一样,天天都要喝酒,不喝酒身体就会出现综合病症 ,停止饮酒后常感心中难受、坐立不安,或出现肢体震颤、恶心、呕吐、出汗等戒断症状,恢复饮酒则这类症状迅速消失,酒精依赖多数合并躯体损害,以心、肝、神经系统最为明显。

  “酒精依赖患者对酒精这类物质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非常依赖,属于医学上所说的物质依赖。别小看酒精依赖症,心理状况也会发生很大改变,很多酒精依赖患者会逐渐变得自私 、孤僻、无责任心、情绪不稳定,为了酒甚至能够放弃个人尊严、事业、家人。”席巧真说,许多酒精依赖患者对待酒精依赖症态度是讳疾忌医,担心一归到“精神疾病”范畴就更让人瞧不起,不去医院或不配合治疗,结果只能形成恶性循环,越喝越严重。

  作为专门治疗酒精依赖的专家,席巧真感慨过去青岛酒精依赖症患者只是零星出现,但现在却是成倍增加,仅去年一年,她一人就给五六十位酒精依赖患者治疗过,年龄范围从20多岁到60多岁都有,全部是男性。

  据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王冠军介绍,根据市精神卫生中心前几年所做过的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以前发病率较低的酒精依赖已经成为岛城市民第二大精神疾病,发病率仅次于抑郁症 ,达到了4.67%。

  “现在青岛酒精依赖症发病率还在不断上升,已处于酒精依赖的高发期,这也是全国整体形势。青岛乃至整个山东有着浓厚酒文化,病态的酒桌文化对酒精依赖也起到推波助澜作用。青岛喝酒的人难以计数,滴酒不沾的成年人少之又少,这也为酒精依赖症高发埋下隐患。”王冠军说,酒精依赖症发病和个体素质有关,一旦染上就要面临长期治疗,只要有一次抵挡不住诱惑,所有努力都会白费。

  王冠军表示,酒精依赖症患者往往内心世界荒凉,酒成了唯一的安慰,戒酒犹如戒毒,单靠个人意志力还不行,除了专业治疗,还必须有亲人和朋友的关怀帮助。

  “现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都有酒精依赖患者互诫小组,就是把酒精依赖症患者组织在一起,定期组织活动交流戒酒心得,成员间形成一对一的帮助关系,互相鼓励对方戒酒。酒精依赖患者能在这里找到强烈的归属感,比戒酒治疗效果还要好,可在整个山东省都没有类似组织存在。”王冠军告诉记者,他们医院曾经想组织过互诫小组,可苦于没有资金支持和精力所限,最终也没有成立起来,导致戒酒者出院后,缺乏一个家庭和社会相互配合的戒酒环境,最后导致重新醉生梦死。

  记者在市精神卫生中心采访到了正在接受治疗的“资深酒鬼”——老陈。老陈起初喝酒是“人在酒桌 ,身不由己”,可在推杯换盏间老陈迷恋上了酒,喝酒喝成脑萎缩、肝硬化还非喝不可,直到后来喝得差点家破人亡,才决定到医院来接受戒酒治疗。

  今年 50岁的老陈以前在事业单位上班,后来下海经商,酒龄将近30年,老陈不是天生的酒鬼,父母都不爱喝酒。“我上班的时候经常要出去应酬,上了酒桌就被人灌。后来酒量越练越大,自己做起买卖来更离不开酒了,再后来在家里就能把自己灌醉。”老陈话语中透着一股悔恨,“不喝酒办不成事儿”、“宁伤身体不伤感情”等酒桌文化被老陈常挂在嘴边,“酒量大”原本被他引以为傲,可酒精魔力超出了他的想象,只要喝酒就必须喝醉,成为老陈的喝酒法则。

  老陈说自己酗酒起初是为了追求尽兴,那种醉酒后感觉让他着迷,可渐渐发展到了无法自控,满脑子都是酒,“感觉活着就是为了喝酒,不喝酒干什么都没劲。”白酒、啤酒、红酒都成为了老陈眼中的美味佳酿,他能够一连20多天不吃主食,就着小菜就能喝酒,啤酒少则七八瓶,多则十来瓶,白酒要一到两斤,最夸张的时候,吃个苹果也要喝上两口酒才觉得舒服。

  坐在记者面前的老陈,面带微笑,语气温和,但他自嘲说只要碰了酒,“体内那个‘魔鬼’就醒了,我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脾气特别暴躁,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女儿和老婆。”因为酗酒,老陈和妻子、女儿、朋友间关系都迅速恶化 ,如果有人挡着他喝酒,在他眼中那就是害他。

  老陈耍起酒疯来就乱砸东西,光手机就摔坏了十几部,搞得家里鸡犬不宁,生意也荒废了。伤心的女儿去年毅然离家出走,独自一人跑到北京,妻子也气得不在家里住。为了挽救频临崩溃的家庭,老陈做了个痛苦决定——开始戒酒。他把剩的酒送了人,上街走路时强忍着自己不往路边小卖铺看,担心一看到酒就忍不住要买。

  “戒酒滋味太难受了,一断酒两眼就不停流泪,通宵失眠,没坚持两天就又开始喝了,我都瞧不起自己 ,真想干脆喝死算了。”戒酒失败的老陈感到生不如死,每天烂醉如泥。

  今年1月20日,老陈中午睡醒后开始喝酒,一直喝到晚上,喝了差不多两斤的40多度白酒,喝得不省人事,结果厨房里煤气没关,导致失火,幸好邻居及时报警,才救了老陈一命。

  邻居和赶来的家人都感到无奈,当晚十点多就把还醉酒的老陈送到了市精神卫生中心。老陈酒醒后,从医生那里得知自己已是重度酒精依赖,和众多嗜酒者一样,他原先只以为喝酒伤身,却不知酗酒原来还是心理疾病,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老陈,开始积极配合治疗。

  老陈在医院进行了打针、吃药、心理辅导等一系列治疗,滴酒未沾让他一开始很痛苦,但在药物和医生帮助下,一直熬到了年关。往年一到春节,老陈就开始“放开喝”,不醉不休。“今年春节,我治疗还未结束,只能在医院里过年。但妻子和亲戚怕我除夕挺不住重新勾起酒瘾,跑到医院陪着我吃饭过节,女儿在外地给我打电话,鼓励我一定要坚持下去,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个春节,终于过了个清醒年。”老陈说。

  脑萎缩、肝硬化 、高血压、记忆力明显下降……整日酗酒使老陈落得一身病,他形容自己以前喝酒时是无精打采、脸色发青、走路蹒跚、双眼通红、手抖不止。老陈以前不喝酒睡不着觉,经常半夜起来摸出酒瓶来喝几口,可越喝越兴奋,更睡不好觉。住院还不到半个月,渐渐能正常饮食和起居的老陈就胖了十来斤,气色大大好转,“清醒的感觉真好。”老陈时常用这句话提醒自己不能再去想酒。

  老陈从医生那里了解到,大概90% 的嗜酒者会重新拿起酒杯,因为他们内心深处对酒精的依赖并没有真正去掉。尽管老陈反复提及自己心里已经不再想酒,但究竟能否成为那10% ,老陈自己也不清楚。“说实话,心里肯定还有酒的影子,戒酒是一件非常艰苦但又必须完成的任务,我只能尽力去完成。”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0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有害使用酒精在造成世界上过早死亡和残疾的主要危险因素中排第五位。研究人员在2003年进行的抽样调查中发现,每100个 15岁以上的中国人中就有将近4个人有潜在可能或已经患上了“酒精依赖”疾病。这意味着中国可能有4000万人已经患上了酒精依赖症。

  世卫组织曾总结酒精依赖症具有以下特征:不可克制的饮酒冲动;有每日定时饮酒的模式;对饮酒需要超过其他一切活动;对酒精耐受性的增高;反复出现戒断症状;只有继续饮酒才可能消除戒断症状;戒断后常可旧瘾重染。

http://ememes.net/gainianyilai/68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